双叶知秋。

这里辰/浅落/绛绎/绛怿/名凌秋。
关键词es,刀剑,全职,恋与。
有零晃,宗mika,五奇人,三日鹤,双叶,喻王等。
门牌号916354327

【喻王/18H】这都什么狗血剧情?

零辰倾婉/文

 

食用注意:
    
一,本文cp喻文州×王杰希,你辰又出来搞事了液!
    
二,相信我真的符合活动要求,不信看标题。
    
三,题目瞎起的别在意,关爱取名废从我做起。
    
四,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相信我这次绝对ooc到炸。
    
如果没问题,正文↓
    
    王杰希很绝望。
    
    他觉得自己是不是穿越了,穿越到了一个名为“霸道总裁爱上我”的狗血电视剧里。
    
    而且这一定是偶像剧,嗯。
    
    虽然王杰希想对那个家伙说,他那样的做法是侵害了自己的人身自由权利,侵犯了自己的公民基本权利,毕竟有规定,公民在行使权利的同时不得损害其他公民的合法权益。
    
    以及他限制了王杰希的自由!自由是人类最高的追求!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二十四字里就有自由平等!
    
    总裁也是人啊对不对!!!也是受法律监督和制约的对不对!!!再说了公民的基本义务里难道没有公民应该自觉维持社会秩序这一条吗!
    
    王杰希越想越绝望。
    
    他真的只是作为所谓小说情节里的一个路人路过,甚至连小说三要素里的主要人物都算不上,顶多写写自己也就当个社会环境描写,衬托一下大总裁高大上的社会地位,然后——
    
    “我们总裁叫你过去。”那个司机把车停在路边,就下车把王杰希叫住,如此说道。
    
    王杰希心中无数个问号——刚才那么多媒体,人口密度都大到没天理了,不用说,肯定是蓝雨大总裁来了。
    
    “叫我干什么?”王杰希一脸怀疑地看着司机,司机下意识地往后缩了一下——那对不知道是隐性基因还是显性基因所遗传的大小眼这么一看,还真是有些惊悚。
    
    可能一个受显性基因控制一个受隐性基因控制?这在生物学上不是个好解决的问题。
    
    总而言之司机现在觉得自己的肾上腺激素分泌速度简直在成倍增长。
    
    难道这就是小说里的狗血剧情——“诶我看这小伙子不错今晚就他了”?
    
    以及这种事为什么会落在我头上?
    
    王杰满脑子问号,结果也得不到准确的理由。
    
    对啊,和总裁说这种事,because后面你都不知道加的是词组还是句子。
    
    司机瞄了一眼车窗,看总裁的那个手势应该是把这家伙拉进车里吧……司机点了点头,他当然也不只是司机,是保镖和司机合着用的。
    
    他打量打量王杰希,觉得拉动他也没什么,便开了后车门,一把拉过王杰希的手臂,硬生生地把他往车里扯。
    
    王杰希知道自己这下完了,这家伙所用的拉力完全超越了他对地面的重力,这时他所受的三个力肯定不是平衡的,所以导致王杰希的身体向司机方向做加速运动。
    
    王杰希也想抵抗,不过好像没什么用——他想向司机相反的方向运动,就必须有大于司机拉力的力,才能有机会挣脱开,王杰希觉得自己现在可能需要一个滑轮组。
    
    但是王杰希,一个天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作家,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力?就算搞到滑轮组难道还跟司机说你等会儿我把线绕完你再拉?你以为人家是给你来做研究滑轮组工作特点的实验来的吗?
    
    没办法,王杰希只能被司机很暴力地扔进车门里——司机的力大,王杰希的质量也不小,动能肯定不会小到哪里去。再者,物体由于惯性,在静止之前还要运动一段时间,而王杰希当然没有办法减小惯性,所以他理所当然地被摔到了车内那人怀中。
    
    就算动能再大、再由于惯性也不用这么准吧!!!!!这怕不是真是小说,一切都是这么的机缘巧合!!!!
    
    王杰希欲哭无泪地想——小说,不愧是源于生活却又高于生活的东西。
    
    真·源于生活。
    
    “回公司。”那人淡然道。王杰希以那种方式上了车,之后就顺理成章地窝在人家怀里。王杰希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作家,这场景也只是看过,要说经历过?那当然就是算数平方根下面放了个负数——不存在的。
    
    王杰希由于这种状况,而导致他心跳加快,全身血液循环加快,最终结果就是脸颊滚烫,一句话就是肾上腺激素分泌太多了。不仅如此,紧张的心理还让他的双手无处安放——但是,抱着他的那人好像察觉到了一般,握住了他的手。
    
    好的,现在看起来,王杰希完全躺在人家的臂弯里,和一个……咳……霸道总裁的小娇妻一样。
    
    王杰希也不知道是不是血流速度加快让大脑里的血液把理智冲没了,竟然向人家怀里缩了缩,为了不让抱着他的那人看见他的表情。
    
    不过一想,王杰希现在背对车窗,他脸上没有光,当然不会有反射或折射的光线透过晶状体成像在视网膜上,从而在视觉中枢内产生刺激传给大脑,所以王杰希才松了口气。
    
    一路上无声,王杰希当然不知道抱着他这位在想什么,不过王杰希没有时间思考要怎么从他怀里挣脱,而是在想从开始到现在的起因,经过,结果,时间,地点,人物——完整的,记叙文六要素。
    
    王杰希毕竟也是作家,这点职业素养还是有的。当他脑子里已经涌现出了写新作品的inspiration时——
    
    蓝雨集团,到了。
    
    司机下来,从蓝雨总裁那侧打开车门。王杰希偷瞄着人家,然而并没有看清他的脸和表情。
    
    行吧,这个角度正好没有光线折射到反射自己的眼睛里。王杰希暗暗想。
    
    “出来吧?”蓝雨总裁那不愠不火的声音从车门外传来。
    
    王杰希其实真的以为他打算把自己锁车里,工作结束后再做一番处置。
    
    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王杰希知道,自己就算不去,这位总裁大人也一定会把自己用各种方法拉出去。
    
    为什么?不是说了吗,在总裁面前,你连because后面是加词组还是加句子都不知道。
    
    王杰希只得慢吞吞地出了车门,第一眼看见的就是蓝雨总裁那张脸。
    
    他的双眸绝对对称,这是王杰希第一个注意点——那如海般的双眸带着些许玩味的眼神正看着自己。蓝色的短发干净利落,给人一种疏远但是又可靠的安全感。
    
    王杰希说不清那种感觉,但是他知道,这位蓝雨总裁一笑,那可是要苏倒万千少女的。
    
    当然,这位蓝雨总裁一说话,那声音也是要苏倒万千少女的,不如说,他的一个动作,一个眼神,都是那样动人心弦。
    
    而王杰希不同,他不知道自己出镜会是怎样,他只关注作品怎样,而不关注他自己本身会怎样。
    
    这样一个集万千目光于一身却又泰然自若的天才总裁,也就是蓝雨的总裁,喻文州。
    
    王杰希有的时候真是比较讨厌这双眼睛,比如现在。
    
    他怀疑喻文州是不是看见他这双明显一大一小的眼睛,所以才把他拉到车上来的?
    
    总裁就是任性啊……王杰希很绝望。
    
    正当他刚想把公民基本权利基本义务以及自由平等的真谛跟这位蓝雨大总裁说一遍好说服他让他放他走的时候,谁想这位大总裁一把拽过他的右手,不由分说地把他拉到自己身边。
    
    王杰希压根就没反应过来,自己全身的重力一下子被总裁大人轻松化解,拉力大于重力,二力平衡当然是如零的零次幂一样是不存在的。
    
    王杰希依然绝望。
    
    这完完全全就是所谓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套路。
    
    王杰希顺理成章地被人家带到了办公室里。喻文州的办公室很干净,一点严肃地感觉也没有,反而有种家的温馨。
    
    “随便坐。”喻文州嘴上是这么说的,但是手上可不是这么做的。他很随意地坐在了沙发上,然后王杰希由于拉力和重力一起,顺理成章地——
    
    倒在了人家怀里。
    
    again。
    
    王杰希现在脑子一片混乱,从头到尾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到现在还没搞清楚,这倒可好,又跑人家怀里来了。
    
    这算什么啊,第一次鸦片战争被人家祸害个半死,第二次鸦片战争又来签订几个条约,然后该甲午中日战争瓜分中国狂潮了?
    
    好吧最后一个不存在的,王杰希可不相信喻文州还会把各大总裁叫来都上他一遍。
    
    王杰希刚想挣脱喻文州突如其来的怀抱,好吧再次不存在的。
    
    为什么就不能不受力呢?王杰希觉得自己今天真的是跟力过不去了。
    
    想想那也不行,要是不受力,照着那个牛顿第一定律,一切物体不受力时,总会保持静止状态或做匀速直线运动。
    
    那怕不是这辈子都得这么静止着了。
    
    王杰希不论怎样也是搞不清楚这起因经过结果,还不如问问人家。
    
    “你认识我?你想干什么?”
    
    所有公民基本权利基本义务以及自由平等的真谛到最后只汇聚成了这两个问题,说实在的王杰希还是有点憋屈。
    
    但是没想到,喻文州轻笑了一声,指尖从王杰希的腰滑上,轻轻揉了揉他的头,王杰希只能感觉到自己头顶的气流越来越湿润,马上就要变成热带雨林气候的那种湿润了——湿润到让人无法长期活下去。
    
    喻文州轻轻在王杰希头上落下一个吻,随之而来的便是那苏倒万千少女的声音,只不过低沉得如红酒一般,差点把王杰希给苏倒了。
    
    “我当然认识你啊,杰希。”
    
    问题来了,这家伙怎么知道自己名字的?自己从头到尾压根没跟他说过一句话吧?
    
    好的,今天我们成功见到了一个让达尔文掀棺材板的事——
    
    五官对称王杰希。
    
    “你怎么会认识我?”王杰希努力抬头看向喻文州那双深沉如海的眸。
    
    喻文州见状,稍微松开了一些王杰希。从王杰希头上的白皙手指轻柔划过王杰希的面颊,拨弄着王杰希额旁的碎发。
    
    不知是否是错觉,王杰希看到喻文州的那双眸中,温柔的光芒一闪而过,随之取代的便是盈盈笑意。
    
    “Because……”
    
    然后……
    
    然后……
    
    “Then?”王杰希的眼睛终于恢复了正常,大小眼中满是疑惑。
    
    “No reason.”喻文州从王杰希耳边吹了口气,然后抬起头来,盯着他。
    
    王杰希深呼吸一口气,唇角硬生生扯出一个微笑:“Why don't you go to hell?”
    
    “Because I love you, I don't die.”
    
    这一句话把王杰希说蒙了。
    
    什么玩意?他喜欢自己?
    
    “等等,我们才第一次见面?”王杰希再次试图推开喻文州,神奇的是,这次成功了。
    
    “Yes, my dear.”喻文州牵起站起身来的王杰希的手,刚想在他指尖落下一吻,不想王杰希竟然抽回手。
    
    王杰希大小眼一白:“说中文。”
    
    “杰希还真是……”喻文州脸上笑意更甚,不过整个人倒是很随意,那么一倒倒在柔软的沙发上,眸中终于不再是笑意盈盈,而是有了些许强势。
    
    “你想怎样?我和你萍水相逢,你犯得着这样大费周章?”王杰希也丝毫不示弱,双眸直勾勾地盯着喻文州。
    
    喻文州笑了。
    
    那笑容不再是王杰希一如既往看见的温柔的笑,而是猎手正在捕猎时候的,强势的,冷酷的微笑。
    
    这样的笑容,出现在喻文州脸上,魅惑而又危险,但是却很容易令人沉醉于这个微笑。
    
    但是王杰希的直觉却告诉他,这是个陷阱。
    
    让自己一步一步迈向面”前这个男人的陷阱,之后,自己这只小猫会怎样,他自己心里都没底。
    
    “没什么,想让你,成为我的,而已。”


    
    王杰希想摔门就走人。
    
    但是他没办法摔门就走人。
    
    王杰希到最后还是说出了那句“你侵犯了我的人身自由权”,但是并没有什么用。
    
    喻文州一脸“我知道啊”的微笑,然后淡定的开出条件。
    
    王杰希如果从这扇大门里自己出去,那么之后所有出版社将会被他垄断,然后王杰希就无法投稿。
    
    王杰希只是坐在沙发上看着喻文州工作,那种想跑也跑不出去的感觉真的是太令人绝望了。
    
    王杰希知道,如果自己跑了,自己从此往后的生活将会成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中国,然后连洋务运动都没办法进行。
    
    光有技术没钱没物资,造什么轮船飞机坦克炮弹?压根就如同比的后项为零一样——不存在的。
    
    王杰希到现在,也依旧很绝望。
    
    “杰希,你知道我是谁吗?”喻文州平和温软的声音终于打破了空气中的宁静,他把视线从文件上移开,抬眸,盯着王杰希那双大小不一的眼眸。
    
    王杰希大小眼一瞪。
    
    自己第一次见到他,哪儿来的认识不认识?只是听过一个名字罢了。
    
    王杰希也是这么回答的,但喻文州好像很失落。
    
    王杰希突然觉得事情有点偏离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剧情发展了,但是,人生这东西,你怎么可能知道它下一个瞬间会变成什么样呢?
    
    又是一阵宁静。
    
    王杰希望着窗外,现在事情已经没那么简单了,从头到尾,世界都在告诉王杰希,他到这里,蓝雨总裁认识自己,都绝对没那么简单。
    
    “杰希,你去我家如何?”
    
    喻文州再次打破了宁静,虽然好像很民主,但是并不是人民民主专政,也不是由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更不是什么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自治制度什么的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分明就是,君主集中制,纯纯的封建制度。
    
    王杰希沉默了,他没说话。
    
    他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自己不想去,只想回家,只想脱离这个人。
    
    虽然谜团很多。
    
    忽地,王杰希就听到了笔落下的声音,然后不等他抬头,自己已经被按倒在沙发上,那个人蓝色的眸,深蓝的碎发,在自己眼前,从未这么近过。
    
    王杰希出了神,在这种时候。
    
    明明眸中已经盛满了万千星辰,但是喻文州清晰地看到了,看到了王杰希的眸子里,满满的,映着的都是自己的眼睛,那么真实,那么清晰。
    
    喻文州抿唇一笑。
    
    “只要杰希对外承认我们在一起了的话,杰希只要在我身边,做什么都可以。”
    
    王杰希终于被这句话拉回了现实,而且还是很恐怖的现实。
    
    承认?和这家伙,在一起?
    
    王杰希差点冒出去一句你怕不是个智障,不过王杰希怂。
    
    但是王杰希对这家伙真的没一点感觉,一点都没有。
    
    “不可能的。”王杰希笑了,满是讽刺。
    
    这个笑,让喻文州愣了一下。
    
    “为什么?”
    
    喻文州歪着头,那双眸子里,没有强势,没有霸道,只有失落。
    
    王杰希有点心疼,也不知道为什么。
    
    “总裁大人,您可别忘了,”但王杰希话语中轻佻的讽刺可不带减少的,“我们才初次见面,我对你,没有任何感觉。”
    
    好的,接下来让我们看一下,一个178的男人如何抱的动一个181的男人。
    
    是的,公主抱。
    
    但是这一幕,就发生在蓝雨总裁的办公室。
    
    行吧,虽然画个平面直角坐标系王杰希的那点的确要比喻文州高,但是,如果画一个F/G的函数图象,那王杰希照着喻文州的力可就差远了。
    
    于是,一个178的大男人就抱着一个181的大男人来到了檀木书架前。
    
    王杰希没挣扎,因为他怕自己被摔着,但是却被喻文州稳稳地放了下来。
    
    王杰希突然明白喻文州为什么认识自己了。
    
    自己出的书,不论哪个版本的,新印刷的还是出的典藏的,甚至还有这位大总裁把一些一开始写的文章,但是没有印刷成书籍的,他自己都印刷出来了。
    
    王杰希盯着书架上写着“王不留行/著”的半壁江山,突然沉默了。
    
    “就是因为这个?”
    
    好吧,王杰希承认他自己有点感动了。
    
    但是,他完全没有那种“自己的书粉是总裁”的那种喜悦之情。
    
    他还是觉得不对劲,好像中间有什么是空白的。
    
    他想把断片补上,直觉告诉他。
    
    “不。”喻文州脱口而出。
    
    果然,不只是这样,王杰希松了口气。
    
    “还有?”王杰希转过头来,盯着喻文州海蓝的眸子。
    
    喻文州深呼吸一口气,顿了大半天。
    
    “Secret.”


    
    然后。
    
    然后喻文州就明白了。
    
    什么叫。
    
    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
    
    他一个堂堂蓝雨总裁,把整个集团作死都会一脸淡定,但是跟喜欢的人尤其喜欢的人还是作家的时候作,喻文州觉得自己可能需要提高自己的心脏素养。
    
    王杰希就站在落地窗前,不说话就算了,看都不带看他一眼的。
    
    喻文州真的是把八个方位都站遍了,别说west,east,就连northwest,southeast都站了一遍,但是,只要喻文州出现在哪个方位,王杰希的视线就绝对没在那个方位。
    
    本来喻文州还想利用一下平面镜成像的原理,他和王杰希并排站,那么他的清晰的正立等大物象就会呈现在落地窗上。
    
    好的,王杰希同学一脸淡定的甩了头,甩的喻文州那叫一个绝望。
    
    但是,喻文州要是屈服了,我怎么往下写?(你等等x)
    
    喻文州刚双臂环住王杰希的腰,然后就被王杰希一肘子怼回去了。
    
    之前是谁说王杰希的力小的!你给我站出来!
    
    喻文州内心咆哮着,虽然并没有什么用。
    
    这一肘子不偏不倚,正好怼到喻文州肩膀旁的骨骼肌处,由于物体间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所以喻文州觉得王杰希这下也肯定不是很好受。
    
    但是。
    
    朋友,八年级下物理第七章以卵击石选择题了解一下。
    
    现在喻文州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卵,王杰希就是那个石,以卵击石,碎的当然是卵。
    
    喻文州突然感受到一丝绝望。
    
    果然,《河中石兽》里那句“尔辈不能究物理”是真的,没究还好,究完就绝望。
    
    还有,物理就是字面意思,不存在古今异义词。
    
    行吧,一次不行,那就硬来。
    
    喻文州不管怎样也是蓝雨集团的大总裁,总裁什么苦没受过,喻文州虽然有点怂,但也不至于怂到不敢去再动王杰希。
    
    喻文州紧紧抱着王杰希,王杰希又是向后一怼。
    
    而我们蓝雨大总裁很机智地躲避了——他觉得他要是再矮几厘米,这肘子可能要怼到自己前额。
    
    “杰希,别闹。”说着,喻文州右手换了个地方,一用力便把王杰希横抱起来。
    
    好了,王杰希老实了。
    
    因为啥?因为他怂啊!他怕喻文州一个支撑不住自己就要和地面亲密接触了啊!
    
    可是喻文州内心很mmp。
    
    那一肘子真的是白受罪了。
    
    王杰希再次绝望,绝望地像只小猫一样窝在喻文州怀里,绝望地被喻文州轻轻放在沙发上。
    
    “杰希,别生气,我错了。”喻文州单手撑在王杰希头侧,头低得只差一毫米两人的唇就能挨上。
    
    那双眸中的霸道没有了,温柔也没有了,剩下的只是深深的歉意。
    
    王杰希想甩头,但是他做不到。
    
    不是喻文州不让他动,而是他自己想动却动不了。
    
    他甚至想让这种时光再停留一会儿,自从他怼了喻文州两下开始,他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
    
    然后,又突然变化了什么。
    
    可是,这么好的机会,王杰希怎么可能就此放过?
    
    “你到底瞒了我什么?”王杰希的眸子,史无前例的,认真地盯着喻文州。
    
    喻文州摇摇头。
    
    “那好,”王杰希唇角勾出轻蔑的笑容,“我知道了。”
    
    话音一落,王杰希推开喻文州,从沙发上下来,转身就走。
    
    喻文州觉得这大概是他这辈子反应最慢的时候了。
    
    简直和他手速有一拼。
    
    但喻文州叹了口气。
    
    “真是的,不是告诉你了吗?”


    
    “成为我的就好。”喻文州揉了揉王杰希的头。
    
    王杰希这次,是真的绝望了。
    
    虽然王杰希很有自知之明,但是王杰希没想到喻文州这么快就把自己绑过来了。
    
    好吧其实是抱过来的。
    
    “你就这么抗拒我啊?”但是王杰希真没怎么看出来喻文州是生气,反而是超级可怜。
    
    真的特别像一只小猫,可怜巴巴地blingbling眨眼看着王杰希。
    
    整得王杰希真不知道该说啥是好。
    
    拒绝吧,不忍心;不拒绝吧,自己还违背本心。
    
    “还好。”到最后,王杰希只给了这么一个敷衍的回答。
    
    “你以前也是这么说的……”喻文州转过去,小声嘟囔了一句。
    
    “什么?以前?”王杰希一脸怀疑。
    
    “杰希,你记忆力真不错。”喻文州叹了口气,把王杰希从沙发上拽起来,让两人面对面站着。
    
    王杰希觉得自己双眼好像一边大了。
    
    “你记没记得你写过一个事?”喻文州好像下了什么狠心似的,“一个小孩,他摔倒了,然后主人公把他扶起来的事。”
    
    “嗯。”王杰希点头。
    
    “然后,到初中的时候,主人公又碰到了那个小孩,那小孩成绩优异,最后还考上了外国的高中。”
    
    王杰希再次点头,的确是有。
    
    “最后,主人公成了一个平凡的作家,但是他一直没找到那个小孩,他想找,因为他想看看那个孩子好不容易捡回的一条命,究竟成就了怎样的人生。”
    
    王杰希再次点头。
    
    是的,这是王杰希写过的一个很小很小的短篇,他现在也在找这个孩子,看看这孩子究竟会有多大的出息。
    
    “你联系联系吧。”喻文州丢了这么一句话,自己转身离去。
    
    留下王杰希一脸懵逼。
    
    嗯,起因是自己救了那个孩子,那个孩子的眼睛很清晰,像没有污染的……
    
    等等。
    
    那双眼睛为什么在哪儿见过?
    
    “喻文州你赶紧滚过来!!!!!!!!!”王杰希瞬间明白些什么,连形象都没注意直接吼得整别墅都是回声。
    
    没办法,空气能传声,固体也能传声。加上这里又没电影院那种高端配备,声速和回声声速的差距就稍微大了点。
    
    喻文州刚没走多远,这一反折差点把自己绊倒,不过还是冲了回去。
    
    然后,王杰希爆了四百的手速抓着喻文州的肩膀就开始盯着喻文州看。
    
    看的喻文州心里发毛,不禁往回一缩。
    
    这双眸子,和记忆里的那双,渐渐重叠。
    
    稚嫩的面孔也渐渐和眼前这张脸重叠起来,终于。
    
    一切都对上号了。
    
    这次终于成了函数——当x有一个确定的值时,y有唯一一个确定的值与x相对应。
    
    王杰希很满意。
    
    “还不错。”王杰希松开喻文州,笑了。
    
    喻文州有点小骄傲了,这么多年来,他从未自满过,也从未放松过,可能只是为了这个瞬间,不过他成功了。
    
    “那杰希,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绕来绕去,结果还是要绕到这个问题上来,弄得王杰希有点尴尬。
    
    在这个处境下,按照一般程序,应该是会答应的。
    
    “嗯。”那就答应呗。
    
    这次懵逼的成喻文州了。
    
    这么容易的吗?????????那干嘛不早点说出来????????
    
    喻文州终于感受到了绝望。
    
    不过绝望之余,是开心,是喜悦。
    
    喻文州再次紧紧抱住王杰希。
    
    唯一不同的是,王杰希安然待在他怀里,没有任何不适,也没有任何挣扎。
    
    王杰希蹭了蹭喻文州被怼的那个部位,轻声问:“还疼吗?”
    
    喻文州揉了揉王杰希的发,只是把怀中人抱得更紧一点。
    
    然后,就这样,再也不放开,就好了。


    
    “你一个大总裁,也真是够闲的。”王杰希坐在喻文州办公室的沙发上,看着喻文州拿着一本语文作业检查。
    
    “没办法嘛,副总裁的托付嘛,”喻文州翻着那本作业,“诶,不对啊,这孩子把‘肴’写成‘希’了……”
    
    “噗。”王杰希正好喝了口水,差点没呛到。
    
    “我看啊,这句话应该是……嗯,虽有杰希,弗食,不知其旨也。”喻文州点点头。
    
    王杰希一大作家,能不知道这是《虽有嘉肴》里的句子?这么一改,王杰希瞬间明白了。
    
    然后。
    
    然后王杰希就看着蓝雨大总裁向他饿虎扑食般一步步逼近,王杰希赶紧站起身来,一步向落地窗一凑。
    
    “杰希你就这么嫌弃我啊?”喻文州瞬间没了那种饿虎扑食的样子,再次可怜巴巴状。
    
    “你太着急了。”王杰希一字一句。
    
    “那怎么,杰希还想度个蜜月啊?”喻文州到最后还是把王杰希逼在落地窗上,一手撑在王杰希头侧。
    
    “可以。”自己平时也懒得出去,毕竟在经济方面,王杰希知道自己和喻文州那差的就是轮回集团的副总裁,这么好的机会,干嘛不把握?
    
    远处的江波涛打了个喷嚏。


    
    “杰希~杰希——”
    
    阳光刚刚透过窗帘,这一大清早的,喻文州撒娇卖萌的声音便在这偌大的房间里不断回响着。
    
    “说……”王杰希抱着被子,一脸享受地闭着眼睛。
    
    “杰希你爱被子不爱我了。”喻文州日常可怜巴巴状,如果可以应该给他加一个“qwq”的颜表情。
    
    “嗯。”王杰希应了一声,却突然一个翻身,便把喻文州压在身下。
    
    喻文州非但没惊讶,还笑意盈盈:“杰希想反攻?”
    
    王杰希没说话,整个人压在他身上趴了好一会儿。
    
    喻文州也没反对,不过王杰希就这么睡过去了也说不定。
    
    “我想出去玩。”王杰希蹭了蹭喻文州的侧颈。
    
    “你答对我一道题,我就带你去。”喻文州露出了一丝深不可测的笑容。
    
    “嗯。”王杰希轻声应着。
    
    “你的大小眼,属于显性性状还是隐性性状?”


    
    蓝雨集团,虽然跟兴欣集团、霸图集团以及轮回集团并列,但是蓝雨集团的大总裁,一直被外界称为贯彻落实一八字方针的心脏总裁。
    
    这八字方针就是蓝雨集团的总方针——“生命不息,搞事不止。”
    
    商界自古以来的未解之谜之一便有:蓝雨这么一个搞事集团竟然还能排进前四强,不得不说不愧是心脏总裁,心脏就是心脏。
    
    而很快有疑问便提出来:坐镇兴欣集团的也是一个心脏总裁,为什么两者大相径庭呢?
    
    结果很快便出来了:一,兴欣整体来说比较正常,虽然两个部门的经理都没了点下限,不过整体还有总经理带着;二,兴欣总裁不要脸还没下限更没节操,两个观点怼的提问者哑口无言。
    
    也怼的兴欣大总裁哑口无言。
    
    综上所述,这么一个搞事的总裁,把公司一放自己出去玩也是很正常的。
    
    比如现在,自从总裁有了传闻中的“女朋友”之后,整个人几乎每天走路都像能飞起来的那种,不过大家觉得,就算飞了,速度也就和他本人的手速差不多。
    
    而此刻,这个传闻中的“总裁小娇妻”,也就是我们的王杰希同志,正和蓝雨总裁一起飞向苏黎世。
    
    这当然,就是喻文州为了让王杰希能跟自己说话交流的代价。
    
    喻文州却也认了。
    
    毕竟他可是贯彻落实“生命不息,搞事不止”八字方针的总裁大人!
    
    然而。
    
    “警报,警报。飞机失控,有不明吸引力正吸引飞机,洋流引力来自于大西洋……”
    
    这是王杰希听见的最后一句话,然后他感受到一个温暖的怀抱,便没了知觉——


    
    之后,王杰希猛然醒来。
    
    自己不是在大西洋的洋流里,而是在一个熟悉的卧室里。
    
    “杰希,你醒了啊……”喻文州松了口气,眸中的温柔无法掩盖。
    
    “嗯……这是哪儿?”王杰希带着点睡意想起身,却用不上力气,还是被喻文州扶起来的。
    
    “家里。怎么样,开心吗?”喻文州揉了揉他的发,坐在床边,半扶着他。
    
    王杰希终于想起来了。
    
    他其实就是和喻文州被骗去玩了个游戏而已,还是被方士谦骗去的……
    
    “那个要死的,下次我一定要弄死他。”王杰希咬牙切齿。
    
    喻文州抱紧了他:“别生气啦,方前辈也不过是为了促进我们的感情而已。”
    
    “不,”王杰希抬头,那双大小不一的眼睛看着喻文州,“我的意思是,这都什么狗血剧情?”
    
    喻文州抿唇忍住笑意,又把王杰希压了回去:“谁知道呢。”
    
    “你故意的吧。”此时,王杰希这双大小眼真让喻文州感觉到有点惊悚了,哦,就和游戏里的一样。
    
    “我没有……只不过调戏杰希真的很好玩……”喻文州越说声音越小,到最后根本埋在王杰希颈窝里了。
    
    “滚。”王杰希失笑。这家伙净搞些天天让自己怒极反笑,最后发现自己根本就没生气的事。
    
    对嘛,这么能撒娇的一条鱼,谁能生的起气来呢?
    
    “杰希原谅我好不好。”喻文州抬起头,可怜巴巴地看着王杰希。
    
    王杰希还是没忍住,唇角勾出一个好看的弧度:“好,原谅你。”
    
    喻文州坐好,装作严肃地道:“好了,让我们来复习一下,虽有杰希,弗食,不知其旨也。”
    
    王杰希有点懵。这不游戏里那句话吗?喻文州什么意思?
    
    “那我要是吃了呢?”喻文州带着一脸坏笑,便把王杰希狠狠压在身下。
    
    “你自己尝呗。”王杰希一脸理所当然。
    
    “杰希小心点,明天下不来床别怪我。”
              
    “行吧行吧,服了你这个心脏还不行吗?”
       
    
                                                                                                      (全剧终)

评论(16)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