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叶知秋。

这里辰/浅落/绛绎/绛怿/名凌秋。
关键词es,刀剑,全职,恋与。
有零晃,宗mika,五奇人,三日鹤,双叶,喻王等。
门牌号916354327

【周黄】气氛

        @海上流萤 /文

  鬼知道什么时候在意上的。

  黄少天偷偷瞟一眼身边专注训练的周泽楷。他们此时正在北京进行国家队的集训,训练是按照单双号坐的位置,单号一排双号一排。而叶修这个无下限的领队拒绝了他们一起训练的建议,无视了他们的抗议心安理得的巡逻检查,时不时还送几句嘲讽,搞的他们烦不胜烦,而领队本人还将这种行为美名其曰锻炼承受能力。

  好不容易叶领队被叫去开会,近来被压榨最狠的黄少天一个不留神就开起了小差。

  黄少天手里不停,目光却悄悄的盯着周泽楷的侧脸。

  其实他是一个大路痴,到了不熟悉的地方连最详尽的地图都拯救不了。然而他却天性活泼,在一个城市打完了比赛就想出去逛逛。其他时候还好,出门总有其他认路的队友陪同。而在第五赛季的蓝雨第一次对阵轮回的时候,一个初出茅庐的神枪手小子,使用着账号卡“一枪穿云”,用华丽的发挥把他们打了个措手不及。虽然最后仍然险胜,但是消耗却是极大。

  喻文州吩咐他们回去休息,甚至特意嘱咐了一句看好黄少天,然后一头扎进了电脑屏幕里专心做着赛后分析。蓝雨的副队长生性活泼不甘寂寞,可队友们都累的不行急需休息,没人能腾出多余的精神来给这位精力旺盛的副队长。黄少天本着“己所欲亦勿施于人”的高尚情操,毅然决然的一个人踏入了纷乱繁杂的上海滩,并不负众望的迷了路。

  在接到黄少天发来的求助短信和位置消息时,喻文州刚刚做完赛后分析,正是大脑和体力都极度疲惫的时候,他脑子里全都是ooc般的黄少天我qnm几个字。但这位毕竟是蓝雨的副队长,尊贵的王牌选手,自己只能为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喻文州只好重新披上衣服,绝望的点开位置消息。

  喻文州觉得自己太天真了。这个世界上,令人绝望的消息一条又一条,就像黄少天的话一般连绵不绝。鬼知道黄少天是怎么找到这么偏僻的地方并在那里发给他自己的位置消息的。

  百般无奈之下,喻文州找上了主办方轮回的经理。

  轮回的经理听完了这个悲伤的故事,用眼神传达了“辛苦了,你真不容易”的讯息,然后把黄少天的位置消息群发给了轮回的所有人。

  喻文州发誓,他真的只是想私下里解决这个问题,而不是劳动其他人。

  当时的周泽楷躲在被子里偷偷追新番,QQ群聊里的一个@全体成员让他手忙脚乱,最后稳定下来看过群聊消息后,意识到了蓝雨副队走失一事非同寻常,套上外套带上手机找了过去。也亏得他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才能找得到这么一个偏僻的地方。

  其实黄少天没逛多久就准备回去了。他在夜市中左逛右逛,很快就走没了方向。当他准备回去的时候,他就发现自己好像走丢了。

  他本来没想求助队友,他开了指南针向着南一直走,回过神来后就发现自己似乎走过头了,走到了一个他也不认得的地方。彻底迷路了的他无法,只好求助心里万能的队长。然而万能的队长喻文州不是地头蛇,找不到他,于是只好求助轮回。

  所以黄天抬起头看向来解救他的“天使”时,看到的不是熟悉的喻文州的脸,而是轮回战队新任队长那张面无表情的帅脸。

  一抬头就被一张帅脸闪了一下,黄天坐在原地愣了一下。

  周泽楷见黄少天不起来,为难地低头想了一会儿,最后冲黄少天伸出一只手,依然不发一言,只是在等着黄少天借他的力站起来。

  黄少天看着周泽楷伸出来的骨节分明的手,大脑当机地呆了一会儿。周泽楷耐心的等他,而黄少天也终于握住了他的手,两人一齐用力,黄少天站了起来,松手拍拍裤子,目光移到了周泽楷身上。

  周泽楷的皮肤很白,鸦黑的头发半长,披散在肩头上。他的表情不多,脸上棱角分明,五官极为端正。他把目无放在周泽楷垂下的手上。那是一双极为漂亮的手,手指尖有常年触碰健盘、鼠标带来的薄茧。刚刚周泽楷就是用这双手去拉他起来的,虽然和赛前赛后握手是一样的触感,但心情却是完全不同。

  黄少天猛然一激灵,才迟钝的意识到自己居然对周泽楷生出了几分旖旎的心思。

  ……完了,被风刮傻了。

  黄少天在心里一再告诫自己是直的,要做粉丝们的优质男友,对着地头蛇周泽楷义正言辞的道:“我们回去吧!蓝雨的酒店太不显眼了我没看到,不然我就不需要你来找了。哦对了,我有点饿了,你知道哪里的夜宵好吃吗?我请你吃烤串啊!下次你去广州记得找我,我带你去吃叉烧包奶黄包虾饺蟹饺……”

  周泽楷耐心的等了半天,终于等到了黄少天的一句:“我们回去吧”。刚想点头就领教到了黄少天连珠炮般的语速,本来他还想反驳一句蓝雨的酒店不显眼的那一句话,但他发现实在插不进去话,干脆就在一旁安静的听,必要时就说“嗯啊哦”。他很快就找到了和黄少天走在一起的好处,他只要听就够了,黄少天自己一个人就能把气氛活跃起来。

  路过一个买烤串的摊位,黄少天停下了脚步:“喂周泽楷,你要吃烤串吗?我请你,就算是带我回来的报酬。”

  周泽楷没有推举,拿起几串烤串放到了黄少天端着的盆子里,然后站在一旁安静地看着黄少天一串串挑选烤串。黄少天的皮肤很白,眼睛也很大,长相十分清秀帅气,笑起来就会露出一颗小虎牙,又给他添了一份可爱。他的游戏风格十分凌厉,但实际气质像太小阳一般,格外的温暖。

  他挑完烤串付了钱,周泽楷从盘子里拿出属于自己的几串,一边走一边吃,极为安静。黄少天走在他旁边,手里拿着烤串,也是一边走一边吃,嘴里居然还一刻不停的啵嘚啵嘚。周泽楷却在想:他好可爱啊。

  周泽楷努力的把注意力从回忆中转移开,看向房间里搬着笔记本电脑研究国外比赛视频的黄少天。瑞士苏黎世的主办方绝对不可能给他们安排单间,至多有七间双人间,队长和领队要讨论战术,所以住在一间。两个妹子住在一起,剩下的没人想和聒噪的黄少天一起,在王杰希的率先倡议下,用着按单双号分的借口,把黄少天推给了基本不会推拒的周泽楷。

  周泽楷和黄少天也算是熟了。每次他去广州或者黄少天来上海,他们都会去街上逛逛,主要是买吃的,而且一买就是一大包。黄少天爱吃,而且不会长胖,所以买的多。但周泽楷却是被黄少天感染,看着黄少天买了,他也忍不住就买了,最后吃不了的全部便宜了轮回其他选手。

  黄少天对于没有人想和他一个房间的事情感到不忿,他觉得自己这么玉树临风哭着喊着想和他一个房间的人比比皆是,于是开大招嘴炮国家队成员。后来伤敌八百自损一千,说到头晕被周泽楷带回了房间。

  黄少天在职业选手群里一般都是非常活跃的那一个,而他每次出来聊天,必定找机会带上周泽楷。那时候周泽楷总会不解风情的对他施加“呵呵”嘲讽,弄得他十分郁闷。而他不知道到则是,每一次成功和他“搭上话”的周泽楷都很开心,江波涛第一次看到那样开心的周泽楷被吓了一跳,差点以为他中了邪。

  中了什么邪周泽楷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对黄少天,生出了异样的感情。

  和黄少天的并肩作战并不是没有过,但是这样为了同一个目标、同一份追求而一起努力却是第一次。一枪穿云手中双枪的子弹倾泻而出,在夜雨声烦面前的敌方角色身上打出一连串的血花。

  “GJ”。周泽楷抽空看了一眼团队界面黄少天腾空发的消息,忍不住勾起唇角甜甜的笑了。

  他们在组成队伍之前,是彼此最强的对手,也是最好的朋友。他们恐怕是最了解对方的,于是配合起来坚不可摧。“荣耀”两个大字不知道打到了多少人的屏幕上,无数人在这一刻欢叫了起来:“中国!冠军!”

  在赛后的庆功宴上,喻文州突然咦了一声,拉过黄少天问道:“少天,你的冠军戒指……”

  黄少天疯狂咳嗽,喻文州一脸的无奈,王杰希高声道:“黄少天你突然发什么疯?!”

  黄少天在插科打诨中偷偷看了一眼周泽楷,两人到目光却撞在了一起。他们相视而笑,无名指上戴着的对方的冠军戒指在灯光的照耀下反射出明亮的光,一切尽在不言中。

  【END】

  ☆意识流,因为感觉最近什么都不会写所以随便写写练手。


【双叶】叶落归根(54)

零辰倾婉/文

食用注意:

一,本文cp叶修×叶秋,先虐后甜。

二,会有一点私设吧……

三,建议食用bgm《とある一家の御茶会議》

四,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如果没问题,正文↓

http://lingchenqingwan.lofter.com/post/1f80373e_eebd04ac

↑前文列表


54.

叶修渐渐远离了他的弟弟——哦,这个自己称之为是“弟弟”的人。

叶修很想知道叶秋的想法。那关乎着叶秋是否把他当作“哥哥”来看待——倒不如说,他最想知道的是叶秋是否恢复了记忆。

“叶修……你……”

叶修有点绝望,听称呼就能听出来,百分之八十的可能,绝对不是。

“我明白了……”

叶秋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的呼吸系统重新开始正常的工作和运转。他三下五除二地整理了一下手中的文件,谁都看得出来他有些急促。

刚才被叶修弄得乱糟糟的现场也被他两下就整理成原来办公桌的样子——那个严肃的红木桌子依旧是那个红木桌子,那个温和而严厉的叶氏总裁也依旧是那个叶氏总裁。

“你回去吧。这些事,晚上再议。我还有工作。记得下班后,和我去一趟咖啡店。”

说着,叶秋继续拿起黑色的签字笔,手指在洁白的文件纸上一目十行地浏览着,继续着他平日的工作——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叶修微微抬起手,张了张口也不知道想要说些什么,却是放弃了。

他无言地向自己那张不大不小的办公桌移去——仿佛这个距离他再也不可跨越了,从此他和叶秋在公司里,只是员工和总裁的关系罢了。

仿佛他和叶秋,那些之前的熟悉感毫不存在罢了。

他还是不知道叶秋是如何想法。他不知道这么尴尬的事情叶秋会不会真的晚上再议——他原本只是想证明罢了,却不想后果竟然是这样的隔阂——

叶秋趁着叶秋不注意,抬头看了他一眼。

通过刚才那个吻,他完全可以明白,叶修爱的是他,不是他的哥哥——那个和叶修长相一同,经历相似,说话方式和性格特点都一样的哥哥——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了:所谓的“哥哥”,是否真正存在?

然而迅速地,他再次把这个想法从脑海中丢出去。哥哥怎么可能不存在,又怎么可能和面前这个人是一个人。

他不会相信有那种事的存在,好似哥哥是哥哥,叶秋是叶秋,这种观念早已根深蒂固在他的脑海之中了。

叶秋再次深呼吸,终于才将大脑从纠葛上拿回到工作中来。可是,不可避免的,他还是习惯性地看了叶修一眼,碰巧,叶修也在看他。

两个人都仿若触电一般迅速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一个觉得自己的行为尴尬,一个害怕自己的思绪被发现——他果然还是想打造一个眼里认真的总裁形象,起码在叶修眼里是必须是这样的。

他总是想着,叶修生活中接触他接触得太多了,若是突然改变一个环境,可能叶修不会尽力去做他应该做的事——例如——他又在捣鼓哪里可以接一个荣耀插卡器这样的事。

叶秋突然觉得那个吻八成是假的——他比较适合和游戏相亲相爱。不过他也知道,叶修和哥哥一样,都是因为热爱游戏,热爱荣耀,才对它们如此痴迷。

这不是什么错误。追求自己喜爱的事物,绝对是每个人应有的权利。

叶秋想。

如果自己也有,该多好啊。


TBC


想问问结尾天翔说的实体版的……嗯……是共筹吧(不知道错没错字x)是什么意思?

有没有太太解答一下qwqqqqqq


有匪有24h了呜呜呜呜呜呜我哭爆

可充电的解灵殇:

#有匪11月15日lof24h产粮活动

春秋三载,冬月当空初相见,山花如翡,破雪无常柔内怀。
风过无痕,雪化金陵春日暖,把酒言欢,相聚瑶台同扫云。
值此之际,欢迎诸位来四十八寨共饮一杯水酒,共赏腊梅冬月,同享此时今日。请大家关注11月15日有匪24tag
策划 解灵殇
题字 凌染墨 @凌染墨_
文案 九月 @九月玖筱

@穆凛 的生贺

链接走评论

希望有人会懂……

被屏蔽的太惨了呜呜呜


【双叶】叶落归根(53)

零辰倾婉/文
食用注意:
一,本文cp叶修×叶秋,先虐后甜。
二,会有一点私设吧……
三,建议食用bgm《とある一家の御茶会議》
四,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如果没问题,正文↓


前文列表



53.

“叶秋!叶秋!你小子给我醒醒!”

叶秋刚恢复一点意识的时候,听见的是一个急促而又颤抖着的声音——他缓缓睁开双目,不顾背后转来的阵阵剧烈摇动,就这样抬起了头。

“叶……”叶修凑到他面前,对上的是一束迷茫的目光,是一双无神的眼睛。

“是你啊……”叶秋勉强扯出一个笑容,虽然叶修觉得比哭还难看。

他就那么盯着眼前的人——在脑海中折磨了他千百遍的面孔,和自己无半分差别的面孔。

叶秋叠放在红木办公桌上的手臂忽地抽出下面的右臂,嘴角咧了咧,将右手放在叶修凑过来的面颊上。

“叶修……”他声音沙哑。

“嗯。”叶修对这突如其来的幸福有点讶异,但他来不及欢喜——可能是双胞胎的心灵感应,他总觉得这家伙不太对劲。

“你是谁啊……”叶秋话音刚落,头忽然一低,手也无力地掉在桌上,整个人趴在了办公桌上。

“你觉得我是谁,我就是谁。我就是你所想的那个人,你把我想成谁都可以。”叶修轻声道,手抚上了叶秋的头。

“你不是哥哥吧……”叶秋的声音闷闷的,又无力。
“你如果愿意相信我是,那我就做好一个哥哥的职责。”叶修笑道。

“你为什么要在我身边?”叶秋双臂撑着全身的重量坐直,勉勉强强把头抬了起来。

“我说过了吗不是。”叶修坐在桌子上,漫不经心地注视着窗外。

“不是那样的吧……爱我的是你,对不对?其实哥哥根本就不爱我……他……为什么爱我……还不回来……或者……”

“什么?”

“你想夺走他,不然你没有理由待在我身边。”

叶修从桌子上下来,直接了叶秋的椅子前——干净利落的一条腿跪在叶秋双腿前,整个人都向着叶秋倾去,右手按在叶秋头侧。

不等叶秋有所反应叶修这一系列的举动和叶修此刻的表情,一个不容他抗拒的柔软物体便强迫他屏住了呼吸。

叶秋在那一瞬间,瞳孔无限缩小。

“唔……”叶修加深了这个吻,向叶秋口腔深处探去——他明白自己想要,想要这个人的一切,明明是一分为二,明明什么都一样,但是他想感受到。

世界上的第二个自己。

叶秋终于认命地闭上双眸,双臂不自觉地缠上叶修白皙的颈。他不知道叶修想要干什么,但他并不敢面对叶修的眼睛——起码现在他知道他错了,当他看到那双眼睛里的怒火和不可理喻的时候。

就算前面不确定,但他可以明白,最起码的,叶修不会抢走哥哥。

因为叶修他觉得这种事不可理喻,这种事当个玩笑都开太大了。

因为叶秋能从这个吻感受到,体会到,叶修那颗心,是爱着自己的。

来不及多想,叶秋仰头回吻着,渐渐沉浸在这个甜蜜而暴躁的吻中。

叶秋清楚——这是叶修的证明。

最直接的证明。




TBC

【双叶】叶落归根(52)

零辰倾婉/文
食用注意:
一,本文cp叶修×叶秋,先虐后甜。
二,会有一点私设吧……
三,建议食用bgm《とある一家の御茶会議》
四,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如果没问题,正文↓

前文列表

52.

叶秋抬眼看了他一眼:“不然你也去军队练练?”

叶修一翻白眼:“我拒绝。”说罢便拿着拿着文件向门外走去。

看着叶修没影了,叶秋叹了口气,放下了手中批阅文件的笔。

这个混账东西……这点跟哥哥一样一样的。

叶秋从始到终都有这么一种疑惑——为什么叶修身上和哥哥那么多相似点,而且经历也大体相同。

他和哥哥交情到底有多深?

还是说……他想……

“吧嗒”。黑色的签字笔从叶秋手中滑过。

不会吧……难道叶修一直都想抢走属于他的哥哥,还是说,哥哥本身就在他旁边,只是他为了让哥哥属于他自己,而到自己旁边来把自己干掉,然后告诉自己的哥哥已经属于他了?

叶秋越想越恐怖。

不行。这绝对不行。谁都可以夺,唯独哥哥绝对不可以。哪怕自己想不起来他叫什么,但是只有哥哥是绝对不能给别人的。

叶秋背脊发凉,脑浆却一时间成了一堆浆糊。

该怎么办?是开门见山,还是旁敲侧击?

叶秋一时间拿不定主意,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只能做了一个深呼吸,重新拿起笔,在文件上浏览着——然而大脑里却全都不是文件的内容,而是两个长相一样的人缠绵在一起的景象——没有一个是他。

明明那个和他缠绵的人……本该是我啊……

叶秋攥着笔——脑中突然有一个声音质问自己。

“那个他,是谁?”

叶秋愣住了。

他犹豫了,他竟然不知道那个他是谁——甚至有那么一个瞬间,他觉得那个所谓的“他”,是叶修。

不……不对……不是叶修……

“不,就是叶修。”

那个和自己声音一样的神秘的音色这样告诉他——然而他的大脑却本能地排斥着。

“你伤害了哥哥,也伤害了叶修。”

不可能。

为什么?难道哥哥真的爱上叶修了?

不,这绝对不可能。

“叶修是你的谁?你何德何能把他留在你身边?他有什么义务待在你身边?”

是啊。他是我的谁,我为什么要留着他?他为什么要待在我的身边?

为什么啊?他没有理由。

“他让我一定要好好爱着你,然后让你忘掉他,记住我。”

叶修说过。他说他是哥哥派来爱他的。

“他的话你就会信?叶修是你的什么人?”

他是我哥哥的朋友,仅此而已。

是啊,他的话我不能信。因为他可能要抢走哥哥。

“他为什么要抢走自己?”

叶秋倏地瞪大了双眸。

抢走……自己?

叶修……是谁来着……

记忆中的两张面孔渐渐重合——是啊,一直都是一样的……兴欣的队徽,嘉世的冠军奖杯……

叶秋的脑仁突然刺痛起来——记忆,像一把刀一样刺入他的大脑——

然后,那个“哥哥”与叶修渐渐重合——那个在网吧打游戏的邋遢哥哥,与穿着兴欣队服的叶修……

不,不是这样的!

绝对不会是这样的!

TBC

【双叶】叶落归根(51)

零辰倾婉/文
食用注意:
一,本文cp叶修×叶秋,先虐后甜。
二,会有一点私设吧……
三,建议食用bgm《とある一家の御茶会議》
四,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如果没问题,正文↓

前文列表

51.

叶修随着叶秋进了这个楼层——然后左绕右绕地推开一间貌似是最大的办公室的门。

“嗯,坐这吧。”叶秋为叶修拉开椅子,伸手把电脑打开。

“……我说,你电脑上没有荣耀插卡器啊?”叶修上窜下蹦地瞅了一圈,也没找到于他而言最熟悉的插卡器。

叶秋沉默了一会儿,上手就给叶修后脑壳来了一记爆栗:“你当这是网吧还是训练室?一天到晚就想着打游戏。以后,你的工作就是我的秘书。然后,你需要做这些……”

叶秋开始自顾自地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只要发现叶修走神,就拧着他的耳朵,直到叶修回神为止。

叶修心情很复杂。他觉得这还不如放他回家抢BOSS呢。就算当时是被当成叶氏接班人培养的,但话是这么说,十多年来,该忘的叶修绝对不会记得,不该忘的也肯定记不住了——毕竟脑子里全是游戏战术,哪还有这些经济金融?

叶修一面应付答应着,一面等着叶秋把这场讲话结束。不过说真的,叶修第一次觉得叶秋跟叶母一样,特别能唠叨,而且还是一唠叨还不停的那一伙人。

经过了叶秋同志半个小时的唠叨,他终于把鼠标一撂:“好了,就是这么多。我去工作了。”

叶修看着叶秋进办公室的背影,暗暗松了口气,同时从兜里摸出那张他早就准备好的马甲号,有点心疼。

我一定要自己买个插卡器安到这上面来。叶修暗暗下定决心,然后开始了他为期一天的工作。

虽然工作是要工作,但叶修真心是一看那些百分之多少多少后面还跟一堆小数点的数字就心情复杂,这么精细的数据……他都想上QQ找罗辑大佬帮忙了——人家荣耀虽说不如自己吧,但是算个数学题什么的那人家可是行家,全联盟找不出第二个比他厉害的。

叶修叹了口气,侧了侧脑袋,正好能看见在里面工作的叶秋。

叶秋没开电脑,他此刻在批阅一份文件。然而,突然间,他猛地一个抬头,把叶修吓得直接缩回电脑后面。

“叶修!”里面传来一声极有穿透力的喊声。

叶修瞬间怂,不会第一次上班开小差就被人家发现了吧……他无奈,只能躲在显示器后面,回答道:“干嘛?”

叶秋喊道:“进来!帮我送份文件!”

也就是说……秘书也逃不过跑腿啊……这家伙让自己做他秘书,不会是专程给自己减肥的吧?????

怀着各种各样的对叶秋想法的猜测,叶修装作一脸淡然地推开了叶秋的办公室门。

“这份,给十二楼财务部经理,让他重新整理。”叶秋又把头低下了,还给叶修撇过来一份文件,叶修差点没接住。

“我靠你慢点……”叶修心惊胆战地拍拍胸口,“我能跟你这在军队混过得比吗你说说……”



TBC

【双叶】叶落归根(50)

零辰倾婉/文
食用注意:
一,本文cp叶修×叶秋,先虐后甜。
二,会有一点私设吧……
三,建议食用bgm《とある一家の御茶会議》
四,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如果没问题,正文↓

前文列表

50.
叶修和叶秋转眼就到了公司。

反正也没几步,咖啡厅就在叶氏楼下。不过公司也开门了,今天总裁来后面还带了个跟他长得一样的……

“莫非是总裁哥哥?”有人窃窃私语。

他们的大总裁有个哥哥这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更何况秘书看看那一堆手办之类的,该告诉大家的也就都告诉了,再加上……

“叶神!!!!!!”今天总裁大人一样昂首挺胸,那么一看后面那位吊儿郎当的家伙,还跟总裁长一样了,是个荣耀粉都知道,除了叶修还有谁?

“哟,没想到我还挺出名啊。”叶修朝叫他的那个妹子挥了挥手。

叶秋翻了个大白眼,表示自己并不想跟叶修说话,并开口道:“我知道公司里有人是叶修的粉丝,在此澄清一点,他不是我哥哥,是我的新晋秘书。以后他就是大家的同事,也就请多关照了。”

话音刚落,叶秋拽起叶修的小臂,便快步向电梯走去。

在场员工看得一愣一愣的。

那个喊叶修的妹子也失落地坐下了,旁边不少人安慰了她几句,便看着电梯带走两人。

“你不至于这么不近人情吧?”电梯里,叶修倚着电梯壁。

“这是我的地方,我有我管教员工的方法。还有你,不要来扰乱这里的秩序,作为下属,你要听我的。”

叶秋一脸冷然。

叶修第一次觉得他……这么不近人情。

还是说,他的傻弟弟,原来那个天真的傻弟弟,早就变成这样一副不近人情,冷峻果断的样子了呢?

这大概是必须的吧。

想接手叶氏没那么简单,作为从小被作为叶氏集团接班人培养的叶修深知这一点。然而在他走后,叶秋必须接手这一切。

叶修没来由地想到了邹远。张佳乐突然退役,邹远被推上风口浪尖,而叶秋也是这样。作为长子的叶修既然已经离去,那么一切只能由叶秋来继承。

所不同的是,邹远没有做好,没有成功接手百花,而是让给了后来的于锋。但叶秋不同,叶秋做到了,军队服役,接管叶氏……

叶修知道弟弟长大了。

他看了一脸冷峻的叶秋,叶修突然有种距离和陌生感。

这么多年,总是会变的,他也是,我也是。

叶修突然没来由地惆怅起来——他突然有点怀念那个小时候天天被他耍的笨蛋弟弟,虽然……现在也是。

但是只要一站在这个集团里,叶秋就不是叶秋了,他是大名鼎鼎的天才商人叶总裁。

他掌控叶氏集团,控制着一个商界大名鼎鼎的集团。

叶修觉得他应该是没察觉到,因为他还当他是自己的宝贝弟弟,他离他太近了。

近的几乎没有距离。

但是,又莫名的疏远。

叶秋失忆了。叶修不会忘记。

明明只是近在眼前,为何会相隔甚远。

叶修把脸扭到一边,不让叶秋看见他这有点智障的表情。

起码在他看来很智障。

“叮——”电梯的声音响起。

“走吧。”叶秋说着,率先出了电梯门。



TBC

【双叶】叶落归根(49)

零辰倾婉/文
食用注意:
一,本文cp叶修×叶秋,先虐后甜。
二,会有一点私设吧……
三,建议食用bgm《とある一家の御茶会議》
四,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如果没问题,正文↓

前文列表



49.
叶秋斜眼一看表,可不得,马上就要到八点了。王杰希见状喝完了可乐,叶修将柠檬茶一饮而尽,结果又有一人进来了。
“呀,小刘,”叶秋先打了招呼,“店先交给你,王队如果有时间也可以在这里,我和叶修去上班。”
叶修当然认识他,这小伙子不就是自己第一天踏入这里的那个前台嘛!
小刘没说什么,瞅了一眼桌上的杯子,才道:“老板,你旁边那位先生又欠你一个故事。”
叶修有点懵,为啥他每次上这里来都会触发隐藏机关!
叶秋一把从叶修手里拽过自己的衣服:“我知道,下班了我会让他补偿。”
说着,他整理好外套,站起身来:“王队要和我们一起回去吗?”
王杰希笑笑:“不了,我正好没事,小刘来了的话,我就在这里多待一会儿吧。”
然后,他看向叶修,严肃认真地说了四个字:“工作顺利。”
然后王杰希觉得,叶修此时此刻的这个微笑,极像了喻文州。
“好了,走吧。”说着,叶秋先出了咖啡厅的门,叶修又意味深长地看了王杰希一眼,才跟上叶秋的脚步。
“王队,老板失忆得很严重啊。”小刘叹了口气,望着兄弟俩远离的身影。
“是啊,不过叶修看这样子,对他弟弟是认真的。除了荣耀,我从没看见过他这么认真的样子。”王杰希举起杯子想抿一口可乐,却发现早已经被自己喝光了,只得无奈放下。
“还需要些什么吗?”小刘问,人已经进了厨房。
“那就一块蓝莓果酱蛋糕,一杯杏仁茶。”王杰希想了想,道。
“好,马上就来。”小刘说着,挽起袖子就开始打鸡蛋。
王杰希看着窗外,忽地想起了自家那位,现在想想,还真是幸运。
自己已经到了职业生涯晚期,而叶修退役了也不见多好,说实话这么多年对手和朋友,不论如何,王杰希还是有点同情叶修的。
王杰希明白,如果叶修有忙让他帮,不论是喻文州,还是他自己,肯定都会当仁不让。
因为王杰希听见了,第八赛季全明星周末上的孤零零的掌声。
他看见了,那是属于叶修和喻文州的。
他很明白,那场比赛,恐怕现在,真正能理解自己苦心的人,恐怕联盟中也只有他们吧。
王杰希笑了,有点自嘲,有点欣慰。
他最终在两人里选择了喻文州,是因为他知道,或者说喻文州也知道,叶修是有心上人的。
谁都能看得出来了吧?这个心上人已经很明显了,没想到自己还认识,这算是个机缘巧合吗?
缘分真是个奇妙的东西——他们三个的缘分,看来到现在还没断。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心灵之友吧?
王杰希看着早上八点钟的太阳。
就像未来的孩子们一样,朝气蓬勃。





TBC